元胥

原地踏步中

月未满盈(02)

“啊!”
正在练习舞蹈的岛村卯月忽然失去平衡,像是要把一旁的涉谷凛扑倒似的朝那个方向跌去。然而出乎在场所有人意料的是,凛稳稳地接住了倒下的卯月。
“没事吧,卯月?”
尽管卯月很想回一句“没关系”,可从脚踝传来的剧痛已经让她的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
舞蹈指导老师走到卯月的身旁蹲下,拉起了她的裤腿,说:
“这是扭到脚了......唉,卯月你这几天怎么了,老是心不在焉的。”
“对不起......”
卯月一脸委屈地说。
“没办法,这下你们的训练也要暂停一段时间了,要等到岛村你的脚伤好了才行......今天就这样解散吧。涉谷,一会儿能麻烦你陪岛村回家吗?”
“好的。”
凛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下来。
“......等一下!老师,我自己回去没问题的!”
作为伤员的卯月反而提出了抗议,这让老师有些惊讶,不过她很快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不容置喙地说:
“不行,我不放心让伤员一个人行动。涉谷,你一会儿到楼下拦个计程车,车费明天找我报销。”
丢下这句话后,老师便拉开训练室的门离开了。
“不好意思,还让你特地陪我回家......”
卯月自暴自弃地说。
“哪里的事,”凛朝卯月伸出手,“抓住我的手,我们去把衣服换了吧。”
卯月在凛的帮助下,一瘸一拐地走到更衣室,准备换下身上的运动服。
凛让卯月在长椅上坐下, 打开卯月的柜子,把里面装着衣服的袋子拿出来给卯月。卯月接过纸袋,却根本没有换衣服的打算。她呆呆地坐在那儿,视线寸步不移地跟着凛。
卯月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魔障,从那天开始就特别在意凛的事情。每天来到事务所,卯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认凛在不在。只有确认了凛不在后,她才能坐到沙发上,安心地休息一会儿。无论何时何地,只要凛一出现在卯月的视野内,卯月的身体就会条件反射般地紧绷起来,像是一个被瞬间上好发条的木偶。
这样的生活很累,拜此所赐卯月最近状况百出。
“那个...卯月,能别一直盯着我看吗......”
凛有些难为情地说。
“啊......对,对不起!”
卯月赶忙把头扭向别处。她拍了拍自己的脸,告诉自己“振作一点”,动手换起了衣服。
换好衣服后,二人来到电梯前,不料电梯的门口横着几个写有“维修中”的告示板,挡住了她们的去路。
“怎么会......明明来的时候都是好的......”
凛不满地嘟哝道。
“看来只能走楼梯下去了......”
想到自己不用跟凛共乘电梯,卯月就松了一口气。
无路可走的凛和卯月来到楼梯口。突然间,走在前面的凛蹲了下来,说:
“卯月,我背你下楼吧。”
“欸?”卯月有些懵,“不......不用啦!我自己能走的!”
“你的脚,其实很痛吧?”凛回过头来说,“看你走路时候的表情就知道了。”
“......”
“不要总是勉强自己,”凛继续说了下去,“偶尔也依赖一下身边的人......依赖一下我嘛。”
卯月感觉自己的心跳停了那么一下。面对如此诚挚的凛,她不知道该如何拒绝。或者说,她根本不想拒绝。
卯月一言不发地走到凛身后,双臂绕过凛的脖颈,将身体的重量托付给了凛的后背。凛微微一笑,双臂托起卯月的双腿,一步一步地走下阶梯。
凛身体温暖的触感和淡淡的洗发水香味不停地撩拨着卯月的神经,她紧闭双眼,试图赶走这种奇怪的感觉,同时在心里默默祈祷着时间快点流逝。好不容易熬到了一楼,卯月以为自己终于能得救了,可凛丝毫没有要放她下来自己走的意思。
“凛...!到这儿就可以了!”
卯月显得有些惊慌。
“事务所大门外还有一段楼梯呢。”凛回答。
“可,可是......大家都看着我们......”
卯月把脸埋进了凛的背里。
“很快他们就看不到我们了。”
没能说服凛的卯月只好保持着脸贴紧背的姿势,过滤掉旁人投来的目光。
穿过大厅来到室外,迎接她们的是一场即将开始的雷雨。伴随着空中不时划过的闪电,豆点般大的雨滴正在一点一点地改变水泥地的颜色。
“卯月,抓紧点,要跑一段路了。”
凛背着卯月快步走下楼梯,朝大门外跑去。
雨势加大的速度很快,待二人来到马路边时,只有卯月的前胸和凛的后背还是干的。幸运的是,事务所的门外永远不缺排队等候的出租车。
二人狼狈不堪地逃进车里,年轻的出租车司机加足马力,一头挤进了东京望不到头的车龙。正当卯月百无聊赖地刷着推特的时候,一旁凛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爸爸……嗯,好……我会的,你跟妈妈在外也要多小心……就这样,拜拜。”
“怎么了,凛?是家里打来的电话吗?”
卯月好奇地问。
“对……”凛一副很头疼的样子,“我爸妈要去南边进一批货,估计明晚才能回——啊嚏!”
凛突然打了个喷嚏,惹得卯月的身体也跟着抖了一下。卯月这才意识到方才被雨水打湿的衣服在车内空调的作用下,冷冰冰的黏在皮肤上,活像一片又一片的冰。
“司机师傅,能麻烦把空调关一下吗?”
卯月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扯了几张纸巾给凛。
坐在驾驶座上的年轻男司机透过后视窗看了她们一眼,很不情愿地关掉了空调。
“这样下去会感冒的……”卯月焦急地想着办法,“对了!凛,要不你先到我家洗个澡,把身子弄干以后再回家怎么样?”
听到卯月的提议,凛吃惊地睁大了双眼。过了好几秒,她才用很小的声音回应道:
“谢,谢谢……”

评论
热度(10)
  1. 直立行走超级PLAS元胥 转载了此文字
    [doge]

© 元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