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胥

原地踏步中

月未满盈(01)

翌日傍晚,涉谷家的鲜花店门前,岛村卯月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面前漂亮的玻璃窗木门。
仔细观察的话,能够发现卯月的眼睛周围还残留着昨晚彻夜未眠的痕迹。每当她闭上眼尝试入睡,她就会看见昨天临别前涉谷凛那略带悲伤的微笑。无法入睡的煎熬迫使她思考了一晚上该如何回应凛的表白。
岛村是个美人儿,收到男生的情书或者表白对她来说可谓是家常便饭的事。这些送上门的男生——其中不乏高分者,都无一例外地被拒绝了。卯月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她不想和任何人建立朋友之上的特殊关系。
可是17岁的岛村卯月活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被女孩子表白,对方还是自己最重视的朋友之一。
卯月的心里有些动摇。
“叮铃叮铃!”
悬挂在门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
“欢迎光……是你呀。”
正专注于修剪鲜花的涉谷凛抬头发现来客是卯月,语气不禁变得有些无力。
“嗯……下午好啊,凛。”
注意到凛脸上熬夜的痕迹,卯月觉得心里痒痒的,于是将视线移到了一边。
“今天想买什么花?”
凛例行公事地问。
“啊……!”正在组织语言的卯月被吓了一跳,“对,对哦。我我我我先自己看会儿,凛你先忙你的吧!”
“好,记得随时叫我。”
凛重新埋头修剪起了花儿。
岛村一边在心里痛骂自己真不中用,一边背对着凛假装出自己在挑选花朵的样子。
其实卯月的心里早就有了答案,迟迟说不出口的原因只是她想不出合适的话语来表达。
岛村卯月害怕从此失去涉谷凛这个好友,更害怕看到她受伤的样子。现在拒绝了她,以后要拿什么表情面对她,卯月想到这个问题就头大。
可是卯月不论如何都无法接受凛的恋慕,与别人发展恋爱关系是她所不能想象的画面。
在激烈的思想斗争中,卯月心中那个低语着“拒绝她”的自己逐渐占了上风。
“凛,关于昨天的那件事,很抱歉,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关系维持现在这样就好。”
卯月在脑海里梳理了一遍接下来要说的话,紧接着握了握拳头,转过身去,开口说道:
“那个……!”
“哎呀!”
凛突然发出一声尖叫。
“怎么了,凛?”
卯月赶忙凑上去,关切地问到。
“没什么……只是伤到了手指而已,常有的事。”
凛把受伤的手指塞进嘴里,起身找起创可贴来。
看到凛双手上三三两两的创可贴,卯月感觉自己的十指刀割般的疼。她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哪怕只是问问她痛不痛,可她还是什么都说不出口。
“卯月啊,”凛熟练地在伤口处包上一圈创可贴,“你刚才叫我,是选好了想要的花了吗?”
“呃……”
此时此刻,卯月觉得接下来要说出那些话伤害凛的自己十分残忍。
“是……是的。”
不受控制的言语从卯月的口中飞奔而出。
“是哪些,”凛一边说着一边朝卯月走去,“我帮你包起来吧。”
刚才卯月只顾着思考了,连店里有什么花卖都没看。在这骑虎难下之际,卯月只好伸手随便指了一个方向。
“就那个……请给我五枝!”
顺着卯月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凛的心跳不禁加快了。因为在那个方向上,有的只是满满一架子鲜红娇艳的玫瑰花。
“咳……好,请稍等一下。”
凛的语气仍旧平静,但脸上的笑容却怎也藏不住。
另一边的卯月则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炸开了。
“卯月,脸色很差喔,发生什么事了吗?”
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包好了五朵红玫瑰,站在了卯月的面前。
“啊?!不,没什么事……”
魂不守舍的卯月接过凛递来的玫瑰。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没给钱,于是问道:
“请,请问这里多少钱?”
“这五朵玫瑰,就当是我送你的。”
凛的表情看起来开心极了。
可这副表情看得卯月直想哭。
卯月强忍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抱着凛送她的玫瑰,头也不回地冲出了花店。
卯月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不停地奔跑着,直到脸上满是风干的泪痕,没有力气再迈出下一步为止。
命运的捉弄总是无情,大口喘着粗气的卯月发现自己停下的地方不是别处,恰好是她和凛平时经常来的公园里。纵然心里有百般不愿意,可卯月还是就近找了条长椅坐了下来。
经过刚才的一番蹂躏,卯月怀中的玫瑰花早已变得支离破碎、丑陋不堪。她看着这束花,像是在看着一面镜子,里面映出的是自己现在狼狈落魄的模样。
“嗡!嗡!嗡!”
卯月的手机响了起来。她从口袋中掏出手机,发现是家里打来的电话。
“喂,卯月,你在哪儿呢?家里晚饭做好了,你回不回来吃?”
“嗯,妈妈,我马上就回来。”
卯月挂掉电话,把手上残破凌乱的花朵丢进垃圾桶,踏上了回家的路。

评论(1)
热度(9)
  1. 直立行走超级PLAS元胥 转载了此文字
    转载

© 元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