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胥

原地踏步中

一时兴起填问卷

问卷来自: @感慨无用 

1. 最擅长的写法/梗:

    最擅长的写法估计就是平铺直叙的简陋风了…

EXAMPLE:

    “北卡罗来纳你知道吗,我最近在玩一个日本的推理游戏,里面有个姿势很帅的哦!”

    提尔比茨对坐在旁边的北卡罗来纳说道。

    “是怎样的动作?”北卡罗来纳饶有兴趣地问道,“学一个来给我看看?”

    “诶?这……”

    对于这个意料之外的请求,提尔比茨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学一个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北卡罗来纳坏笑着说道。

    “嗯…真是拿你没办法,那我就模仿一个给你看吧。”

    提尔比茨跳下沙发,清了清嗓子,然后一只手叉在腰间,另一只手的食指直直地指向了沙发上的北卡罗来纳。

    「異議ぁり!」

    躲在衣柜里看着这一切的俾斯麦不由得偷偷笑了起来。

    “你笑个什么……会被发现的。”

    和俾斯麦一起躲在衣柜里的华盛顿小声说道。

    “不好意思……”俾斯麦强忍着笑意回答,“因为太有趣了所以……噗哈哈哈……”

    “哪里有趣了……”华盛顿轻轻叹了口气,“而且你妹妹都在教我师父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

    “这个你放心,提尔比茨是个好孩子,不会教坏你师父的。”俾斯麦说,“而且平时没什么人愿意找我妹妹玩,我还不知道怎么跟她道谢呢。”

    看到突然严肃起来的俾斯麦,华盛顿轻轻笑了一声,说:

    “谢什么,北卡罗来纳平时也怕生得很。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她和我以外的人能玩得这么开心。”

    俾斯麦也笑了笑,说:

    “所以她们两个就是绝配咯。”

    “再也找不到更好的组合了。” 

                                                             

2. 最不擅长,但非常喜欢读到或者看别人玩的风格/

    角色在复杂的心理状况下的应激动作。


3.雷的梗

    你们知道RE0的王选篇吗?就是那种

4.用第三题的答案写一段你ship的CP,不能写得你自己认为雷

    什么是ship啊

    而且这种根本写不出来的好吗,心理抵触太强了

    成功地少写了一段

5. 不吃的CP或者接受不了的拆逆

    (1)冤家向(例如:猫茶、希萤)CP不吃

    (2)我自己就是个喜欢拆逆CP的人

6. 针对第五题的答案,如果接受不了,是否接受友情/亲情向?

    不接受

    又少写了一段我真踏马机智

7.为你的CP试写两个画风迥异的片段,可以贴已有的旧文

    那我可要贴了

    (1)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提尔比茨发现了那个让自己日思夜想的背影。

    “姐……俾斯麦,等一下!”

    提尔比茨一边吼着,一边推开人群追了上去。

    听到呼唤的俾斯麦转过身来,当她看到对方是提尔比茨时,向来紧绷着脸上少有地浮现出了清爽的笑容。

    “终于……终于找到你了!”

    提尔比茨扑上去紧紧地抱住了俾斯麦。

    “嗯,我也想死你了。”

    俾斯麦也紧紧地抱住了提尔比茨。

    “姐姐,我接受改造了喔……”提尔比茨轻声诉说道,“从今往后,我就可以永远陪在你身边了。”

    “我也……一直等待着能与你并肩作战的这一天。”

    俾斯麦的声音有些哽咽。她伸出手,轻轻抚摸起提尔比茨的头来。 

    正当提尔比茨享受着这一刻的时候,刺耳的铃声把她从睡梦中粗暴地拖回了现实。

    “肏!”

    提尔比茨狠狠地捶了一下床,翻过一个身,重新闭上了眼睛,希望能够继续刚才的梦境。

    可是梦境并不像她玩的电子游戏那样,它从不提供读档重来的机会。

    (2)

    “怎么可能不重要!”

    随着这句责骂,一个响亮的耳光“啪”地在萨拉托加的脸上炸了开来。

    “你可是我独一无二的妹妹啊!”

    “为什么……”萨拉托加捂住了像火烧一样疼的脸,“为什么我会是你的妹妹呢……”

    两行眼泪从她的脸上划下来。

    “如果我不是你的妹妹就好了。”

    “你说什么……?”

    列克星敦有点愣住了。

    “如果我……不是列克星敦的妹妹就好了!”萨拉托加哽咽着说道,“事情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8. 有没有坑过文?坑品如何?

   十文九坑,坑品请大家来评判。

9. 请为被你坑过的读者写一个片段,内容是你喜欢的角色向其他人谢罪。

    “Boss,”标枪艰难地开口说道,“我把任务搞砸了……对不起。”

    桌子后的男人没有说话,只是一口又一口地抽着雪茄。

    低着头站在那儿的标枪唯一敢做的事只有时不时偷偷抬下头观察Boss脸上的表情。

    漫长的安静过后,Boss终于开口说话了:

    “这几天你就在港区里好好休息一下吧。”

    标枪一惊,抬起头来,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上司。

    “没有…….对我的惩罚吗?”

    标枪试探性地问道。

    “没有。”

    Boss转过身背对着标枪说道。

    一般人这种时候都会心里暗自窃喜然后离开办公室,然而标枪却并不是这样的人。

    “Boss!那个……我希望我能接收处罚,不然我的心里……”

    还没等标枪想出合适的措辞,Boss就打断了她:

    “处罚?罚你有什么用?罚你能够挽回这次失败吗?能够让葬送在你手上的几十条人命回来吗?!啊?!”

    突如其来的怒火吓得标枪马上又低下了头,断断续续的话语不断地从她发抖的嘴唇中挤出:

    “对……对不起,我只是,想……”

    “……给我出去,我暂时不想见到你。”

    还想辩解些什么的标枪收到了无情的逐客令。

    “是。”

    标枪一出门,就撞上了在旁边偷听二人对话的萤火虫。

    “标枪,没事吗?我刚才好像听到Boss在里面发了很大的火……”

    标枪没有理她,从她身边径直走开了。

    “诶诶诶?等一下啊!到底怎么了?”

    萤火虫连忙追了上去。

    “不要跟过来。”

    标枪冷冷地说道。

    “标枪……你在说什么啊?”

    萤火虫疑惑不解地问。

    “像我这种出了事只想让自己心里变得舒服的人,没有资格接受你的关心。”

    丢下这句话,标枪就飞一般地跑了出去,留下萤火虫一个人品味着刚才话语中的苦涩。

10. 有没有出过本子?如果有出本的想法,请贴一段现有的文中你认为最惊艳,最能作为本子风格宣传的片段,不能太长。

出本是我这两年的终极梦想好吗......虽然已经不太可能实现了。

EXAMPLE:

    正当威尔士亲王以为自己终于能放下心来的时候,她怀中的标枪猛地睁开了眼睛。
    标枪血红色的眼眸吓了威尔士亲王一大跳。趁着这个机会,她从威尔士亲王的怀里挣脱,朝前翻滚一周蹲在地板上,回过头来看着这边。
    “别动!”
    纳尔逊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中的枪。
    “纳尔逊……你在干嘛!”
    惊魂未定的威尔士亲王从地上爬了起来。
    “别天真了威尔士,这个标枪已经不是我们认识的标枪了。”
    看准纳尔逊因说话而分神的空隙,标枪拔腿就向着她冲了过来。
    对着冲过来的标枪,纳尔逊扣下了手中的扳机。
    一阵枪声响起。
    “快停下!”
    威尔士亲王大吼道,也朝着纳尔逊跑了过去。
    标枪率先抵达纳尔逊身边,一掌狠狠打在了她的左胸。紧接着,标枪用出掌的右手抓住枪托前端,另一只手抓住护木,将纳尔逊握着枪的手朝外扭去。
    “呃!!”
    在剧痛之下纳尔逊松开了握着枪的手。夺下突击步枪的标枪用枪身使劲地推了纳尔逊一下,让她失去平衡摔在了地上。
    “砰砰砰!”
    标枪瞄准跑过来的威尔士亲王,朝她的腿上开了三枪。

11. 上面写了那么多,累不累?

    写得多吗?【滑稽

12. 以上写的片段里的CP是否都来自一个fandom?如果不是,多久爬一次墙?认为自己是专一型的写手吗?

    WHAT IS FANDOM

    以上CP均出自战舰少女

    虽然很杂食但是基本不爬墙

    还算挺专一的吧

13. 有没有无论墙头如何变化都能玩到一起的好基友。大声说出对方的名字。

    弯弯【虽然没他LOF

14. 请为认真读这份问卷的喜欢你的读者卖一份自己的安利,贴一篇目前为止自己认为最满意的作品。最好贴链接地址。

    旁友你听说过《Semetary》吗?

    http://drsev.lofter.com/post/3cb4a8_b378b11

15. 请推荐一位你最欣赏/最崇拜,或者风格与你最合得来的其他写手,可以附上ID和主页或作品地址。

     @Function_南极住民 

16. 邀请他/她也来填一填这份问卷如何?

    Come♂on


评论(4)
热度(4)

© 元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