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胥

原地踏步中

换班

“操!”毛瑟98k把啤酒杯重重地砸在吧台上,“李恩你是不知道,我负责的那户家里两个男人,一老一小,全他妈不是好东西!”
“嘛别激动,”李恩菲尔德喝了一小口威士忌,“我记得你担任的是元家的护卫吧,发生什么事了?”
毛瑟98k仰起脖子灌了一大口黑啤酒,而后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今天我陪那个小的去参加了一场什么世界名画的拍卖会。在去的路上他跟我吹了一路,又是梵高又是达芬奇的。结果他说的话就没几句是对的,我都不好意思拆穿他了。而且你知道吗?他在说这些的时候,眼睛就没离开过我的大腿和胸部!”
李恩菲尔德笑了笑,问道:
“那……他有对你毛手毛脚吗?”
“呵,就他?”毛瑟98k的语气里充满了轻蔑,“给他个胆子他也不敢!但是那个该死的老东西就不同了,他总能找到各种借口碰我。上次他跟我说我脸上有东西,然后就拿出一张手帕来想趁机揩我的油。我跟他再三推辞说了不用,他还是要上来帮我抹。要不是因为有不能伤害委托人的合同在,我早打断他的手了!”
“这样啊……要不明天咱俩换个班?”
李恩菲尔德笑着对毛瑟98k说道。
毛瑟98k愣了愣,说:
“诶?私下换班不行的吧?”
李恩菲尔德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只要上面不知道就好了,客户那边我们随便编个理由就能蒙混过去。反正他们也不关心今天是谁来做他们的保镖。明天你那边就交给我,我保证当你后天去的时候他们就再也不敢对你有非分之想了。”
看见毛瑟98k仍是一脸不放心的样子,李恩菲尔德便凑上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放心吧,我那家可都是品行端正的人。”
* * *
第二天,结束了对原本李恩菲尔德负责的一家人的护卫任务后,毛瑟98k一如既往地来到了酒馆。她在先来到的李恩菲尔德旁边坐下,向酒保要了一大杯啤酒。
“怎么样,今天过得还好吧?”
一旁的李恩菲尔德问。
“简直不能再棒了,你那边呢?”
毛瑟98k一边说着,一边看向李恩菲尔德。
眼前的景象让她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李恩菲尔德右侧的脸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鲜艳的口红印。
毛瑟98k使劲地眨了眨眼睛,然而那道唇印并不是她产生的幻觉,而是切切实实地存在于李恩菲尔德的脸上。
“我可是给他们两个好好地上了一课,”李恩菲尔德并未察觉到毛瑟98k投来的讶异视线,“他们脸上那害怕的表情真是滑稽极了。”
“你是怎么教训他们的?”
毛瑟98k决定先把唇印的事情放过一边。
“今天算我运气好,正好遇上那老色鬼在他其他家人都在的情况下伸手摸了我的屁股。”李恩菲尔德颇有几分得意地说道,“我当时就抓住了他的手,义正言辞地警告他说我们已经连续数日收到了员工遭到性骚扰的报告,高头正在研究要如何对你们进行处罚。如果你们继续这种行为,我们是可以中止合约的。”
“就……这样搞定了?”
看到李恩菲尔德不再说话,毛瑟98k主动开口问道。
“中间省略了些细节,不过大体上就是这样的。”李恩菲尔德回答。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这种谎就能唬倒他们吗?”
李恩菲尔德喝了一口酒,不紧不慢地说:
“只要你把谎说得像是确有其事,他们根本就不会去怀疑。”
“噗……”毛瑟98k拍了拍李恩菲尔德的背,“真有你的啊!今晚这杯,我请了!”
紧接着她凑到李恩菲尔德的耳边,故作神秘地说:
“差不多该告诉我了吧,你脸上这个唇印又是怎么回事?”
“哦,这个啊……”李恩菲尔德无奈地笑了出来,“是你那家的女主人给我的临别赠礼。”
“怎么可能!”毛瑟98k难以置信地看着李恩菲尔德,“我记得她不是超讨厌我们这些人形吗?”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就得到了她的好感……临走前她拉着我的手,跟我讲了一大堆感谢的话,讲完就凑上来亲了我一口。”李恩菲尔德摸了摸脸上被亲吻过的地方,“总之……我们明天还是把班换回来比较好。”

评论
热度(21)

© 元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