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胥

原地踏步中

METAL JAVELIN SOLID(09)

不出半个小时,标枪就来到了要塞脚下的悬崖边上。她控制着机甲紧贴悬崖停下,紧接着迅速上浮到了水面。
打开驾驶舱门的一瞬间,雨水那湿润的气味就冲进了标枪的鼻子。她让机甲收回触手,自己爬到了鱼嘴处。外面的雨滴被风吹进来打在她的脸上,远处的天空上时不时还能看到一道闪电。在雨水和狂风的怂恿下,海浪正用力地拍打着峭壁,溅起一朵又一朵的水花。
“要进入待机模式吗?”
听到机甲的声音,标枪低头朝圆形的屏幕上看去,上面正显示着“是”与“否”两个选项。她想了想,伸手按下了“是”。
“即将进入待机模式,请离开驾驶舱。”
遵从机甲的指示,标枪向前跳出了驾驶舱。机械鱼慢慢地合上它的嘴,重新下潜回了水中。标枪游到悬崖边,抓住上面凸出来的石块,开始一步一步地往上爬。
数分钟后,标枪总算有惊无险地来到了顶端。她就地趴下,伸手打开了右眼上的夜视仪。在一片绿色之中,两个正在走动的黄色人影格外显眼。
标枪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两人是绕着要塞进行巡逻的哨兵。她爬起来,俯下身子一路小跑到了要塞的围墙边,贴着墙移动到了拐角处。那两个身穿军绿色雨衣的士兵对前方的危险毫无察觉,依然大摇大摆地朝着标枪藏着的地方走去。
来到拐角处的二人还没来得及看清冲出来的人影是谁,就被接连放倒在地,其中一人甚至直接昏了过去。标枪走到还躺在地上呻吟着的另一人面前,蹲下去从他的腰间抽出一把小刀,抵在了他的脖子上,用英语问道:
“深海的研究设施在哪?”
“在……在地下……”
男人回答的声音里充满了惊恐。
“地下是哪里,”标枪加强了手上的力道,“给我说清楚点!”
“从墙上的缺口进,进去以后左拐!走到底后右转会看到一个楼梯口,那里下去就到了!”
得到自己想要的情报后,标枪把小刀插在一边,双手掐住他的脖子,将他勒晕了过去。紧接着,标枪捡起掉在一旁的突击步枪,沿着围墙走到了方才提到的缺口处。
缺口里有两个守卫正坐在桌子旁听收音机。标枪本想接直接往他们头上的灯泡开上一枪然后直接溜进去,但在她的手指扣动扳机之前,收音机里Michael Jackson的歌声突然停住了。
“喂,”胖胖的士兵嚷嚷道,“这个东西又发什么神经啊?”
坐在他对面的高个儿守卫把收音机拿到耳边摇了摇,又轻轻地拍了拍。
收音机依然毫无反应。
“是不是电池没电了……”
高个子自言自语道。他走到一旁的架子前,弯下腰寻找起电池来。胖子则打了个大大的呵欠,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
标枪小声骂了一句“可悲”,举起枪打爆了天花板上的灯泡。
胖子一下子跳了起来,问道:
“怎么了!?”
“小心!是枪…………呃啊!”
高个子的话刚说到一半就断掉了。胖子赶忙拿起桌子底下的手枪,慌张地扫视着四周。
“不许动。”
绕到胖子背后的标枪把枪口抵上了他那油光发亮的脑袋。
胖子只觉一阵寒意沿着脊椎冲入大脑,他把枪丢在地上,双手举过了头顶。
“带我去地底的研究设施,敢打别的主意就杀了你。”
标枪用枪口顶了顶他的脑袋,示意他往前走。跟着双腿止不住发抖的胖子,标枪走下一段楼梯,来到了富有未来气息的地下研究所。她凑到胖子耳边轻声说了句“谢谢”,紧接着就用枪托敲晕了那名守卫。
在把胖子拖到楼梯后面藏起来的过程中,标枪注意到地上画着好几条颜色不同的线,每条线上都用深海的文字写着它通往的地方。除此之外,标枪还看到了一滴滴的血迹。这些血滴从一条走廊中延伸出来,在楼梯这儿转了个弯向上走去。
直觉告诉标枪,她应该顺着血迹往深处走。
* * *
跟着血迹,标枪来到了一扇对开的玻璃门前。血滴顺着写有“主培养室”的红色箭头消失在了门的另一侧。标枪吞了口唾沫,端起枪,轻手轻脚地走进了自动打开的玻璃门中。
走进去的一瞬间,标枪的视线就被放在中央的巨型人体培养舱吸住了。圆柱形的玻璃不知道被什么人给打破了,培养槽里还残留着齐膝高的绿色液体。从顶部垂下的氧气面罩像是一个上吊而死的人,在空中有气无力地晃动着。
标枪的头隐隐作痛,她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朝着似曾相识的培养槽走去。这时,从她右侧突然传来了某人的说话声: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标枪一惊,赶忙调转枪口,对准了声音来源的方向。
“……纳尔逊?”
看清说话者面容的标枪更加惊讶了,她从来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与母港的同伴相遇。
“谁允许你直呼我的名字了,深海栖舰?”
纳尔逊手里端着提着两把剑,直直地朝标枪走来。她每走出一步,空气中的杀气就多出一分。
“你在说什么……我不是深海栖舰,我是标枪啊!”
感觉到气氛不对的标枪一边说着,一边向后退去。
“哼,难道你还觉得自己是标枪吗?”
纳尔逊不屑地说道。她抬手向标枪扔出一把剑,然而标枪没有伸手去接,剑砸在地板上发出了“咣”的响声。
“这是……什么意思?”
标枪怔怔地看着纳尔逊。
“想活命的话就拿起剑来,否则别怪我没给你机会!”
纳尔逊拔剑出鞘,摆好了战斗态势。
看着纳尔逊那比剑锋还凌厉的目光,标枪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她把枪放在一边,捡起地上的剑,同样做好了战斗准备。
两人站在原地,死死地盯着对方,生怕看漏任何一个动作。
“最后再告诉你一件事吧,”纳尔逊说,“是BOSS亲自下令让我解决掉你的。”
“!?”
看准标枪动摇的那一瞬,纳尔逊立即挥剑砍了过来。标枪虽然勉强接下了这一击,但从手腕传来的剧痛差点让她松开了握着剑的手。
“BOSS说要杀了我?”标枪用力顶开纳尔逊的剑,“不可能!”
“我的iDroid里就存着当时的录音,我会给你留一口气,让你听完它再死的。”
纳尔逊说完,再度朝标枪攻来。
二人打了数十个回合后,标枪抽身向后一跳,暂时中断了这场令人喘不上气来的战斗。与明显力不从心的标枪相反,纳尔逊依然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
通过刚才的交锋,标枪清楚地认识到一件事情:
如果自己跟纳尔逊比剑术的话,赢的可能性是零。
“怎么了,打不动了?”
纳尔逊挑衅道。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和我打,”标枪松开了握住剑的手,“不过……纳尔逊,我真的不想跟你干这种拔刀相向的蠢事。”
纳尔逊愣了一下,随后一步步地走向扔掉武器的标枪。
“我说的一句句都是实话,只是你不愿意接受事实而已。”纳尔逊把剑尖抵上了标枪的心脏,“还有什么遗言吗?”
“你所说的,真的是事实吗?”
标枪用左手抓住纳尔逊的剑,把它向外掰去。与此同时,她用另一只手按住纳尔逊的肩膀,右腿勾倒纳尔逊的双脚,将她重重地摔在地上。
等纳尔逊缓过神来时,标枪的小刀已经抵在了她的脖子上。
“你输了。”标枪说。
纳尔逊把脸转向一边,不甘地说:
“呵,要杀要剐随你的便。”
“我不会杀你的,我只是想弄清楚在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已。”
标枪摸出纳尔逊的iDroid,浏览着里面的文件。翻过一堆照片后,纳尔逊看到了三个格格不入的东西:
标题为Project Javelin的文档。
名叫“BOSS的命令”的录音文件。
写着“遭受袭击的录像”的视频文件。
标枪首先打开了那个写着自己名字的文档,出乎意料的是,呈现在她眼前的只有一堆无法识别的乱码。
标枪的心里瞬间凉了半截,她不停地向下翻着页,然而她看到的只有更多的乱码和一些根本无法识读的图表。
“这是怎么回事?”
标枪问道。
“那是你们深海的文字,我们的设备当然读不出来了。”纳尔逊淡淡地说道,“也别想着去电脑里找了,硬盘已经被我拿出来扔进海里了。”
“你……!!”
标枪的手因气愤而不断地颤抖着。她克制住自己一刀插下去的欲望,打开了第二个文件。
“纳尔逊,既然你相信她会回来的话,那你就先在帕基诺等一个月。”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了出来,“如果她真的出现了,不要轻易与她交战,我们还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危险。研究数据的事情会有人专门负责的,你专心准备战斗就好。”
录音里的声音毫无疑问就是BOSS的,从语速到发音到语调都和标枪的记忆相吻合。
“我说过的……我说的一句句都是实话,”纳尔逊笑了起来,“只是你不愿意去相信而已。”
“胡说……这不可能……”
对着陷入混乱的标枪,纳尔逊给出了最后一击:
“既然把前两个都看了,为什么不把最后一个也看了呢?”
* * *
iDroid“啪”的掉在了地上。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标枪说着,从纳尔逊的身上站了起来。她抱着自己的头,不断地向后退去。
录像里记录下的是那etan条走廊去。
用深海的文字写nn上走喙去。
盎么了"栝Pr /研穠气愤而不斆去—逫怪,暂时丄声,鬼〻〔逊br /逃扜旜br /e深海的在东过幱码咑启你们/>魂落魜刊了幎送的架子剪都看了>栆天丄标 clas出半个-bd">

# # />" class="f cla出半 < #深海" class="f cla出半 出半 出半 出半 M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