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胥

原地踏步中

METAL JAVELIN SOLID(06)

下半身传来了海水冰凉的触感。
标枪吃力地睁开眼睛,看见了灰蒙蒙一片的天空。
我这是……在哪儿?
标枪如此想着,向身体注入力气想要爬起来,但是她一用力,右臂处就传来了剧烈的疼痛。身体的其他部位也像是被灌了铅似的,无论怎么使劲都动不起来。
这时,她的右耳捕捉到了啪嗒啪嗒的水声。标枪将头扭过去,看见了一个正在朝这边跑来的模糊影子。
“Ehi, stai bene(嘿,你还好吗)?”
一个女性的声音说道。
奇怪的是,标枪虽然从来没听过这种语言,但是她却能清楚地明白它的意思。
标枪使劲地眨了眨眼,想要看清这个人的面貌。
模糊的影像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
看清来者面貌的标枪惊讶得眼睛都瞪直了——一个深海的重巡舰娘正露出关切的表情看着她,嘴里还小声地念着:
“太好了,还活着。”
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标枪又使劲眨了几下,但她眼前的景象没有发生任何改变。
“你是从帕基诺那边逃出来的吧,现在身体能动吗?”
听到深海重巡的话,标枪愣了一下。很快,她又反应了过来:
这个深海重巡似乎把自己错当成同伴了。
标枪灵机一动,决定先从这个人身上尽可能多地获取帮助,等自己摆脱现在的困境之后再计划下一步的行动。
紧接着标枪又想到,如果此时贸然开口与她们交谈的话,说不定会暴露自己跟她们不是一伙的事实。于是她一言不发地摇了摇头。
“来帮我一下,把她扶起来。”
深海重巡向身后的什么人说道。
只见一个深海的轻巡舰娘走了过来,她来到标枪的左侧蹲下,和右侧深海重巡一起使劲把标枪扶了起来。
“呜呃!”
被扶起来的标枪感到右臂处的疼痛更加剧烈了。
“你的右手臂受伤了,”深海重巡说,“跟着我们回海底基地,在那儿会有人给你疗伤的。”
听到“海底基地”四个字,标枪整个人都懵了。
直觉告诉她,自己肯定会被淹死。
“呜……唔嗯……!!”
标枪不断地发出抗议的声音,同时使劲地摇着头。
“没事啦,我们会保护你的安全的。”
深海重巡露出可靠的笑容说道。
毫无反抗能力的标枪就这样被拖进了海里,她紧紧地闭上眼,等待着死神来临的那一刻。
随着憋气时间的不断延长,标枪感觉自己的肺也越来越难受。
好想要呼吸。
好想要氧气。
终于,标枪的忍耐达到了极限。在体内停留了一分多钟的废气不断地从她的嘴巴和鼻子中涌出。
正在标枪万念俱灰之时,从她的脖颈处传来了一阵奇妙的感觉。
颈部两侧的皮肤上一下子出现了好几道裂口,紧接着标枪感觉到了本来不应该存在的空气正通过这些裂口进入自己的肺。
标枪怀疑自己是不是像鱼那样长出了鳃,获得了在水中呼吸的能力。
接下来,标枪试探性地睁了一下自己的左眼。
出乎她意料的是,海水没有攻击她的眼睛。标枪放下心来,睁开闭着的另一只眼睛,开始观察起四周来。
前方,深海重巡拖着她没有受伤的左手,不停地朝大海深处游去。标枪隐约看到她的脖子上也有着像鱼一样的鳃裂。
不知不觉中,周围的海水已经被黑暗所吞噬。标枪偶尔能看到远处灯笼鱼的亮光,或者一两只从面前飞速游过的黑影。即便如此,标枪也丝毫没有感受到身体有任何的不适。
简直跟这些深海栖舰一样。
在下潜了足足十分钟以后,标枪终于看到了几束白色的灯光。顺着光线向下看去,标枪发现了好几个圆拱的建筑物,灯光就是从这些建筑物周围的大灯中射出来的。
像这样的建筑一共有五个,相邻的两个圆拱之间由一条半径稍微小一些的走廊连接着,看上去跟某个国家的国防部有几分神似。
深海重巡带着标枪和其余人等游进了其中一个圆拱的气闸舱中。
粗重的外闸门在她们身后缓缓合上,舱内的海水开始被一点一点地抽走。
水位降到颈部以下的时候,标枪感到自己脖子上的裂口一个个地闭合了。
“我是Zara,你叫什么名字?”
深海重巡回过头来对标枪说道。
标枪用手指着自己的嘴巴,一边发出“唔唔唔”的声音一边有气无力地摇着头。
“嗯?你……说不了话么?”
面对Zara的疑问,标枪点了点头。
“这样啊……抱歉,我不该问的。”
Zara把头扭了回去。
“总之……欢迎来到亚特兰蒂斯。”
伴随着Zara的这句话,标枪面前的内闸门徐徐地打开了。
门的旁边站着两队深海的战列舰娘,她们用闪烁着金色光芒的眼睛好奇地打量了一会儿这个一丝不挂的小不点之后,又回到了各自的闲谈之中。
“你们几个先去登记,我来把她送去医务室。”
Zara对身后的属下说完以后,轻轻地抱起标枪,走到一旁的担架床上把她放了下来。
躺在床上的标枪瞬间感觉睡意犹如潮水般向她袭来。
标枪最后记得的是Zara推着她走进了一架电梯,在按下了目标楼层的按钮后,她走过来对自己又说了些什么。再往后的事情,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评论
热度(3)

© 元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