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胥

原地踏步中

METAL JAVELIN SOLID(05)

四个月后,意大利西西里岛,帕基诺。
“给我化成灰烬吧!”
伴随着这句怒吼,一排炮弹齐刷刷地从威尔士亲王的四联14英寸炮中发射出去,准确地命中了悬崖上的Pachina。
大约两个星期以前,镇守府里接到了科伦蒂诺角上的要塞再次被深海势力占领了的消息。作为军方在地中海唯一的前线作战基地,前往剿灭的任务再一次落在了威尔士亲王她们头上。
然而威尔士亲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站在要塞前迎接她们的,依然是去年夏天的那张狂妄笑脸。
现在已是深夜时分,悬崖上正被浓密的黑暗包裹着,除了零零星星的火光基本什么都看不到。
“……打赢了吗?”
威尔士亲王问道,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我去看看吧。”
纳尔逊说道。她朝前走出数米,“啪”的一声打开了肩膀上的探照灯。随后她又拿出望远镜,将放大倍数调至最大,观察着岸上的动静。
在悬崖的边上勉强能看到几具钢铁怪物的残骸。根据上次的经验,纳尔逊很快就判断这些怪物已经死透了。
“看来我们打赢了。”
纳尔逊冷静地说道。
听到这个,其他几个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后排的企业兴奋得直接抱起了旁边的萨拉托加开始转圈圈。
看到队友们开心的样子,纳尔逊微微一笑,开始用无线电向提督报告战果。
“明白了,接下来你们进去要塞调查一下,那里应该有标枪的踪迹。”
Boss向舰队下达了新的指令。
“你们都听到Boss的话了,”纳尔逊回头向众人说,“我们赶紧去找标枪吧。”
听到“标枪”这个名字,威尔士亲王的心里霎时凉了半截,刚才的好心情一下子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她回想起了四个月前的那件事,萤火虫在留下那条消息以后,便永远地离开了人世。
要怎么把这件事告诉标枪呢。
想到这个问题,威尔士亲王就感觉喘不上气来。
舰队在岸边停下,众人卸下舰装来到了沙滩上。就在此时,一个降落伞飘过来,往她们的面前扔下了一个绿色的补给箱。上去打开一看,里面装着好几把手枪和自动步枪。
用猜拳决定了欧根亲王和萨拉托加留下来看守装备以后,剩下的四个人从箱子里拿起枪,开始朝着悬崖上的要塞进发。
从炮击造成的缺口处钻进要塞,纳尔逊提议兵分两路进行搜索。分组的结果是纳尔逊和威尔士亲王一组,剩下的二人为另一组。
借着枪支上手电筒的灯光,威尔士亲王她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摸索着。
在通过一个拐角后,纳尔逊注意到了一个通往地下的楼梯。和地上不同的是,底下的照明看上去相当充足。
她们两个对视了一下,随后举起手中的枪,轻手轻脚地向下走去。
来到楼梯低端的威尔士亲王和纳尔逊感觉自己就像走进了科幻片的拍摄现场。
天花板上的LED灯将光明洒满了整个房间,一尘不染的墙壁看上去白得刺眼,地板上还画着各种各样的箭头,分别指向不同的地方。
二人顺着其中最粗的一个箭头,穿过走廊来到了一扇玻璃门的面前。
走进自动打开的玻璃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摆在房间中央的巨大圆柱形容器。
容器里注满了浅青色的液体,在液体里泡着一个带着氧气面罩的女孩。她赤裸的身体上密密麻麻地插着许多细管。看着这幅超现实的光景,威尔士亲王感觉自己的密集恐惧症都快犯了。
纳尔逊走到容器前,仔细端详着里面的那个人。
由于氧气面罩挡住了一部分脸,纳尔逊不敢断定这个人就是标枪。况且只从外貌上看的话,毋庸置疑她是一个深海的舰娘。
苍白的皮肤,银色的长发,再加上身处深海势力的要塞中,怎么看都不可能是她要寻找的人。
然而纳尔逊就是觉得面前的人非常熟悉。
“我说……这个人有没有可能是标枪?”
纳尔逊问道。
“怎么可能。”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威尔士亲王还是来到了纳尔逊的旁边。她看着容器思考了一会儿,说道:
“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
纳尔逊不解地问道。
威尔士亲王没有回答她,而是径直走到一边,抄起一个罐子就朝这边走了过来。
“喂,难道你……”
纳尔逊明白她想干什么了。只见威尔士亲王将罐子举起,狠狠地往玻璃上砸了一下。
玻璃上出现了裂痕。
“喝!”
威尔士亲王又砸了一下,玻璃上开始出现裂缝,里面的液体争先恐后地从那儿逃了出来。
如此砸了几回之后,玻璃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大洞。纳尔逊帮着威尔士亲王把洞口进一步扩大,把里面的人拉了出来
接下来,威尔士亲王伸出手,摘掉了氧气面罩。
“!”
威尔士亲王清楚地记得这张脸。
标枪。
“喂,标枪,听得到吗!”
威尔士亲王把标枪放在地上,托住她的上半身,用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脸。
纳尔逊走过来,伸手撑开她的眼睛,用手电筒照了一圈。
除了瞳孔变成了血红色之外,一切正常。
“……还活着呢。”
纳尔逊的结论非常简洁。
正当威尔士亲王以为自己终于能放下心来的时候,她怀中的标枪猛地睁开了眼睛。
标枪血红色的眼眸吓了威尔士亲王一大跳。趁着这个机会,她从威尔士亲王的怀里挣脱,朝前翻滚一周蹲在地板上,回过头来看着这边。
“别动!”
纳尔逊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中的枪。
“纳尔逊……你在干嘛!”
惊魂未定的威尔士亲王从地上爬了起来。
“别天真了威尔士,这个标枪已经不是我们认识的标枪了。”
看准纳尔逊因说话而分神的空隙,标枪拔腿就向着她冲了过来。
对着冲过来的标枪,纳尔逊扣下了手中的扳机。
一阵枪声响起。
“快停下!”
威尔士亲王大吼道,也朝着纳尔逊跑了过去。
标枪率先抵达纳尔逊身边,一掌狠狠打在了她的左胸。紧接着,标枪用出掌的右手抓住枪托前端,另一只手抓住护木,将纳尔逊握着枪的手朝外扭去。
“呃!!”
在剧痛之下纳尔逊松开了握着枪的手。夺下突击步枪的标枪用枪身使劲地推了纳尔逊一下,让她失去平衡摔在了地上。
“砰砰砰!”
标枪瞄准跑过来的威尔士亲王,朝她的腿上开了三枪。
解决掉二人以后,标枪把枪扔在地上,捂着右臂朝出口跑去。
“别……别跑!!”
纳尔逊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追了上去。
刚才发出去的子弹里貌似有几发击中了标枪,地上可以看到一路延伸向前的血迹。
爬上楼梯的纳尔逊发现了企业她们。
“发生什么事了?”
企业问道。
“威尔士受伤了,你们快去帮她!”
纳尔逊吼道。
跟着血迹,纳尔逊从刚才的缺口处来到外面,看见了站在悬崖边上的标枪。
标枪转过来面对着她们,双臂摊开,整个人向后倒去。
“不!!!!!!!”
纳尔逊冲了上去。
悬崖之下,标枪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纳尔逊所能看到的,只有在岩石之间翻滚着的海水。

评论(5)
热度(7)

© 元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