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胥

原地踏步中

METAL JAVELIN SOLID(01)

“我们乃是同源而生……”
正在海上航行着的标枪突然从耳机里听到了这样的低语。
“所有的真相都藏在深海之中……”
伴随着这句令人不寒而栗的话,无数只惨白色的手从漆黑的海底里伸了出来。它们抓住了标枪的脚,将她使劲地往下拉。
“呜呃!”
标枪用手中的武器不断地刺向这些凭空冒出来的手臂,然而徒劳无功,一只又一只的手渐渐地控制住了她,把她拖进了又咸又苦的海水里。
“欢迎来到我们的世界……”
标枪感到后背一阵发麻,下一秒她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逃离了恐怖的梦境。
“哈……哈……哈……”
标枪一边深呼吸调整自己过快的心跳,一边环顾着自己身处的环境。
毫无疑问这里是自己的宿舍。
她擦了擦自己脸上的冷汗,回头看向睡在一旁的萤火虫,却发现对方也睁着眼睛看着自己。
“又做噩梦了?”萤火虫问道。
“嗯……又是那个被很多手抓进海里的梦。”标枪躺了下来,看着萤火虫说道。
自从上个星期接受了改造以后,标枪就一直在被同样的梦困扰着。
照理说与深海栖舰的沟通是不可能成立的,即便是拥有一定心灵感应能力的萤火虫都做不到这点。
“标枪你一定是最近出击次数太多,太累啦。”
萤火虫伸出手摸了摸标枪的头,继续说:
“来,靠过来一点。”
标枪乖乖地把身子挪了过去,萤火虫抓住她的手臂,将其搭在了自己的身上。
“据说抱住什么东西睡的话,”萤火虫笑嘻嘻地说道,“就不会再做噩梦了。你就当我是一个大的抱枕吧。”
标枪先是一愣,随后也笑了出来。
“谢谢你,萤火虫。”
“不用这么客气啦,快睡吧。”
* * *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标枪发现萤火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门了。桌子上只留着一张“我今天要出任务,晚上就能回来,请假的事情就交给我好了”的纸条。
标枪叹了口气,将纸条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无所事事的一天过去得很快,转眼间便到了深夜时分。
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标枪再也坐不住了。她穿上自己的长靴,直奔提督办公室而去。
来到办公室门外,标枪先敲了敲门,等到里面传出“请进”的声音之后,再推开门走了进去。
办公室里,右眼戴着眼罩的男人正一脸严肃地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
“标枪报道。”
标枪站到桌前敬了个礼。
“原来是你啊,我正想找你来着。”
男人的嗓音十分沙哑。
“Boss,萤火虫她……”
标枪的话说到一半就被一声长长的叹息打断了。
“唉……”
提督从口袋里掏出一根雪茄,点燃火抽了一口。
“今天在塞浦路斯,”他回过头来看着标枪说道,“萤火虫所在的舰队受到了敌方的偷袭,损失十分惨重。”
“那萤火虫她……”
标枪有种不祥的预感。
“被俘虏了。”
从男人口里说出的话犹如晴天霹雳。标枪久久地站在那里,始终无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俘虏?
跟深海栖舰打仗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标枪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被俘虏的。
“Boss,”标枪用颤抖的声音问道,“被俘虏……是真的吗?”
“恐怕是的。”
被称作Boss的男人把烟放在在烟灰缸里,然后将桌上的显示屏转过来展示了标枪。
“大概一个小时前,我们收到了萤火虫的求救信号。紧接着我们跟她所在的舰队联络确认了此事……”提督点了一下鼠标,画面从萤火虫的个人信息变成了一幅地图,“我们一直追踪着信号来源,现在它停在了土耳其的海岸线上。”
标枪看向屏幕,在土耳其的海岸线上有一个青色的点正在闪烁着。
“标枪,营救萤火虫的任务就交给你了。”Boss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教给你的东西,应该还没有忘记吧?”
“没有忘记。”
“那好,跟我来一下,我已经把陆上行动的装备给你准备好了。”

评论
热度(9)

© 元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