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胥

原地踏步中

Aurora(01)

如果要问是什么能给点缀得当的庭院更加增添一份姿色的话,逸仙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一定是一场绵柔的春雨吧。”

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在绵绵细雨之中,一边抽着烟一边欣赏庭院中的春色所带来的喜悦了。事实上,逸仙就正站在自己宿舍的阳台上享受着这难得的一刻。

刚刚逃离了严冬的枷锁,重获新生的植物们正贪婪地吸吮着从天而降的甘露。上天的馈赠让它们重新变得容光焕发,全身上下都闪烁着诱人的油光。

看到这幅景色,逸仙感觉自己稍微明白了一点食草动物的心情。

“咚咚咚!”

可惜好景不长,刺耳的敲门声打破了这份宁静。逸仙把香烟摁熄在烟灰缸里,然后不紧不慢地走到雕花的木门前,在第二轮敲门声响到一半的时候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是港区的总秘书舰海伦娜,她愣了一下,紧接着说道:

“什么呀,在的话就应一声啊。”

没等逸仙作出回应,她就扭头对站在一旁的人开口说道:

“你过来吧。”

一个穿着青色旗袍、手中拿着一把蓝色的伞的女性出现在了门口。从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来,她现在相当紧张。

“那,那个……你好,我是重庆,”自称“重庆”的女性颤抖着说道,“从今天开始住……住在这里。”

逸仙想起了前几天海伦娜跟她说过的有关新室友的事情,她露出温和的笑容,说道:

“你好,我是逸仙。”

“喂,奥罗拉,你站在那儿干什么呢!怎么还不进去?”

从走廊里传来了一个没礼貌的声音。听到这个的重庆战战兢兢地看向了那边,这时又有一个人发声了:

“加拉蒂亚,不要着急。”

“可是……!”

“加拉蒂亚,大姐是对的。”

第三个声音响了起来。

逸仙已经大致明白了楼道里的情况,她对站在门口的重庆说道:

“来,请进吧。”

跟着重庆走进来的还有三个跟她长相相近的女人。第一个人走进来的加拉蒂亚身后拉着一个大大的荧光黄旅行箱,紧随其后的佩内洛珀手里提着一床看上去很重的被子。最后一个走进来的林仙手里只拿了一把黑色的雨伞,她在逸仙身旁停下,开口说道:

“刚才二妹说出那样粗鲁的话,非常抱歉。”

逸仙瞟了一眼这个自顾自地跟她搭起话来的人。

“我叫林仙,是她们三个人的大姐。”

“替自己妹妹道歉的大姐吗?”

逸仙不怀好意地说道。

“哈哈哈,妹妹不讲礼貌可是我这个做姐姐的责任啊。”

林仙化解掉她的挖苦,开始介绍起自己的四妹来:

“奥罗……重庆她还是个很听话很懂事的孩子,我也基本没怎么管教过她。硬要说缺点的话就是就比较怕生,在有外人的场合她会非常紧张……”

之后的话逸仙没有仔细听,她的注意力转移到了站在房间中央无所适从的重庆身上。打从进房间以来,她好像就一直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两个姐姐忙上忙下。

“偷懒倒是挺有一套……”

正在逸仙如此想的时候,之前那个粗鲁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姐,别光在那儿看着,也过来帮帮忙啊!”

逸仙的视线转回了林仙身上,她难为情地笑了笑,将手中的雨伞靠在墙上后赶过去帮忙了。

等到林仙也投入了那边的工作以后,一直在门外看着这一切的海伦娜开口了:

“说真的,逸仙,你需要多学学如何才能不得罪人。”

“我倒是挺喜欢这样的自己。”

逸仙笑着回应道。

“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记得不要跟她们打起来哦?”

丢下这句话以后,海伦娜就离开了。望着她的背影,逸仙自言自语道:

“不劳您费心。”

逸仙重新看回屋内,里面的三个姐姐看上去已经忙完了,一个挨一个地坐在刚刚整理好的下铺上。

“弄好了么?”

逸仙走上去问道。

“啊!是……”重庆被吓了一跳,“那个,应该搞定了。”

“啊啊……渴死了,有茶喝吗……”

加拉蒂亚一边说着,一边向后倒在了床上。

“有的,请稍等,我这就为各位准备。”

逸仙从桌子上的茶具里拿出一个做工讲究的茶壶,往里面撒了一把茶叶后,走到饮水机前面接了一壶开水。

不一会儿,房间里就充满了绿茶的清香。逸仙注满了四个小茶杯,分成两次把茶水送到了四姐妹的手中。

最后一个接过茶杯的加拉蒂亚又嚷嚷了起来:

“诶诶,怎么不是红茶啊?”

察觉到林仙已经面露愠色的佩内洛珀赶忙打起圆场:

“好啦好啦二姐,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啦。”

“那……我就试一下吧。”

加拉蒂亚将手中的茶杯一饮而尽,把杯子还给了逸仙。

茶过三巡后,林仙为了防止加拉蒂亚再做出什么丢脸的事情,便向两个妹妹提出要趁早回去,加拉蒂亚和佩内洛珀也很爽快地答应了。

临走前,加拉蒂亚抱了抱重庆,说:

“在这边好好干,不要忘了我们哦。”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加拉蒂亚的脸上却是一副“终于看不见你了”的愉悦表情。

松开怀抱以后,佩内洛珀上来拍了拍重庆的肩膀,简短地说道:

“加油。”

“记得要回来看看啊。”

林仙说完,拿起了靠在墙上的伞,带着加拉蒂亚和佩内洛珀走出了房间。


评论(2)
热度(8)

© 元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