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胥

原地踏步中

Sisters(九【下】)

“前辈,感冒还好吗?”
赤城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刚爬回自己床上的列克星敦旁边坐下。
“啊……今早起来感觉好多了。”
列克星敦往后靠在了床板上。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赤城脱掉木屐,双手撑在了列克星敦的大腿两侧,“应该过两天就能完全痊愈了呢。”
“你……你想干嘛?”
列克星敦警惕地看着赤城。
“其实……我知道一个快速治疗感冒的办法哦?”
赤城说着,往前爬到了列克星敦面前。
“那个方法……是什么?”
列克星敦有种不祥的预感。
赤城笑了笑,凑到了列克星敦的耳边,轻轻地把那个答案说了出来,然后往她的耳道里呵了一口气。
“……呜呃!”
耳朵特别敏感的列克星敦感觉全身一阵酥麻,本来想用来反抗的力气全部消失得一干二净。
“那……失礼了,前辈。”
赤城在给了列克星敦一个粗暴的舌吻以后,开始往下亲吻起她的脖子来。
“谁……谁来救救我……”
正当列克星敦在心里如此呼唤着的时候,房间的门被萨拉托加大大地打开了。
“你们……在干什么啊?”
萨拉托加手中的餐盒“啪”地落在地上,脸上不知何时已经有了两道泪痕。
赤城咳嗽了两声,从列克星敦身上爬了起来。
“加加……”
列克星敦也爬起来,讷讷地看着在门口抹眼泪的妹妹。
“连解释也不想解释了吗……那好,我走就是了。”
萨拉托加吼出这句话以后,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等……等一下!!”
列克星敦迅速爬下床,她一把抓过前天妹妹给她的外套,穿着拖鞋就冲了出去。
楼道的两头已经看不到萨拉托加的影子了。列克星敦走到护栏旁边朝下看去,正好看见妹妹正在中庭里,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加加,等一下!”
列克星敦喊完以后,马上冲下了楼梯,穿过中庭来到了外面。
清晨的阳光洒满了不远处的海面,腥冷湿咸的海风一阵又一阵的吹拂而过。海鸥的声音夹杂着海浪拍击海岸的声音传入列克星敦的耳朵。她焦急地朝四周看去,却发现自己又跟丢了萨拉托加。
“应该不会走太远的……”
列克星敦心想着,决定选一个方向碰碰运气。
“……真是!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列克星敦抱怨了一句,重新穿好外套行动了起来。

另一边,在列克星敦的房间里,赤城与加贺二人正尴尬地坐在一起。
“都是……你的错。”
赤城恨恨地说道。
“我……”
加贺本来想要辩解些什么,最后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
“我回去了。”
赤城抱着双臂,一边抽泣着一边走了出去。
此时的加贺只觉得大脑里面一片空白。无论是萨拉托加的行动还是赤城的行动都远远超出了她的预料。她懊恼地抱住自己的头,一边用脚狠狠地跺着地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发泄完以后,她向后倒在了列克星敦的床上,泪水夺眶而出。

***
“哟,大下午的怎么穿着你妹妹的衣服在到处乱逛呢?”
手里拿着一杯咖啡的海伦娜从后面拍了拍列克星敦的肩膀。
“啊……谢谢……”
扭过头来的列克星敦脸上写满了疲惫,右手有气无力地提着自己的拖鞋。她的双眼也因为一天的奔波而变得黯淡无光。
“怎么一脸快累死了的样子?搞体能训练了?”
“差不多吧……”列克星敦回答说,“说起来你看到我妹妹了吗?”
“萨拉托加啊,中午的时候见过一次,那时候她正往宿舍去来着。”
“此话当真?”
本日内第一次听到妹妹行踪的列克星敦猛地转过身来,一把按住了海伦娜的肩膀。
“啊……”海伦娜被这过于激烈的反应一下子吓住了,“是的,不会有错。”
“……谢谢!”
列克星敦用力拍了一下海伦娜的肩膀,紧接着拔腿朝着宿舍的方向跑了过去。
看着列克星敦奔跑的背影,海伦娜的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她一口气把手里的咖啡喝完,自言自语道:
“这两姐妹什么时候才能消停下来啊……”

评论
热度(5)

© 元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