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胥

原地踏步中

Sisters(八)

08

“咚咚咚!”

听到敲门声,以为是海伦娜回来了的列克星敦下床把门打开,意外地发现赤城正站在门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前辈,身体还好吗?”

走进房间的赤城将手里提着的一次性纸碗放在了桌子上,她把塑料的碗盖掀开,拿起一个小勺子开始搅拌起来。

“嗯……早上已经吃过药了。”

列克星敦回到床上坐下,赤城也端着那碗粥走了过来。

“刚才加贺跟我说你因为得了感冒连早餐都没吃,于是我就帮你带了一碗热乎的粥。”

“嗯?”列克星敦这才意识到其中的不合理,“你说……是加贺告诉你这些的?”

“对呀,有什么问题吗?”

“她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个嘛……”赤城舀起一勺粥,送到嘴边吹了,“不知道也没关系啦。来,啊~”

嘴巴被塞住的列克星敦只好将想问的话和热度刚好的粥一起吞了下去。

“会不会觉得烫?”

赤城脸上的笑容杀伤力十足,列克星敦移开视线,低声说道:

“还,还好……”

咔嚓。

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屋内的二人同时朝那边看去,在那儿站着一个穿着披风的不速之客。

“啊……”

海伦娜下意识地把手里提着的东西藏在了身后。列克星敦和赤城的视线让她觉得自己现在跟没穿衣服似的。她拼命地忍住想要扭动身体的冲动,摆出奇怪的表情看着那两人。

沉默。

寂静。

尴尬。

正在海伦娜觉得自己要被这些东西压得窒息身亡的时候,列克星敦开口了:

“那个……加加的话,已经出门了哦?”

“啊!这,这样啊……”海伦娜马上明白了列克星敦的用意,“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在提督办公室呢。”

“好的,谢谢了。”

海伦娜“咣”地把门关上,靠在上面大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气。等到情绪平静下来以后,她提着本来给列克星敦带的早餐来到了垃圾桶边。

“……算了。”

她忽然又决定不把它丢掉了,因为在办公室里应该还有一个办事不经过脑袋的傻瓜在饿着肚子。


* * *

“小心点儿吃,别噎着。”

海伦娜话音刚落,萨拉托加就“呜呜呜”地悲鸣了起来,不断地用拳头敲着自己的重口。见状,海伦娜叹了口气,将装着咖啡的纸杯递给了她。

萨拉托加捧着杯子“咕噜咕噜”地喝了好几口以后,放下杯子“呼哈”地长舒一口气,对海伦娜说:

“谢谢啦。”

“没关系,你继续吃吧。”

看着狼吞虎咽的萨拉托加,海伦娜开始有些明白平日里列克星敦都是什么感受了。没过多久,萨拉托加便消灭了所有的食物,她用纸巾抹了抹嘴,把垃圾处理掉以后坐回了宽大的沙发椅上。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没吃早餐的?”

稍微恢复一点思考能力的萨拉托加如此问道。

“你想知道吗?”海伦娜的眼皮抽动了一下,“那我告诉你好了。”

接下来,海伦娜一五一十地跟她讲述了自己今天早上遇到的事情。

“哇啊啊啊……对,对不起……”

满脸通红的萨拉托加低下头说道。

“不,我没有想责备你的意思,”海伦娜无奈地摊开双手,“倒是我很好奇一点,你姐姐看上去跟那个新来的……是叫加贺是吧,跟她关系很好啊。”

“她叫赤城啦。”萨拉托加纠正道。

“吃……撑?”

“赤城……”

“好吧就叫赤城吧,她们俩是啥时候好上的?”

“就前两天的事儿呗。”

萨拉托加用手撑住自己的脸,把头别了过去。

看到这个反应,海伦娜马上明白了她内心在想些什么。于是她拍了拍萨拉托加的肩膀,半开玩笑地说道:

“难道你在吃醋吗?”

“……是又怎样。”

萨拉托加撅起了嘴,她将海伦娜的手从身上抖开,把身体进一步扭了过去。忽然,她又好像想起了什么,转回来对海伦娜说:

“你……不,我想问一下……对一个人的喜欢,要到什么程度才能算作是爱情呢?”

“诶,干嘛突然问我这个?”

突如其来的抽象问题让海伦娜有点不知所措。

“没有,只是随便问问而已……不回答也没关系的。”

萨拉托加盯着地板,不抱希望地等着回答。

“你该不会……真的对列克星敦她,有那个意思吧?”

海伦娜难以置信地问道。

“所以我才会问你喜欢到什么程度才是爱情啊,能回答我的问题先吗?”

萨拉托加的语气里明显透露着不耐烦。

“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

海伦娜斩钉截铁的回答让萨拉托加一下子抬起了头来看着她。

“本来这种东西就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只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如果你真的想向我咨询的话,就把你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先。”

很明显,刚才萨拉托加的语气激怒了她。

“算了……反正你们这种姐妹成群的人是永远不会明白的。”

萨拉托加自嘲般地说道。

“……爱说不说。”

海伦娜跳下桌子,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提督办公室。


评论
热度(5)

© 元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