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胥

原地踏步中

Sisters(七)

07
“姐姐,起床啦。”
列克星敦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发现萨拉托加已经穿好衣服站在了自己面前。
“……加加你起得真早呢。”
换作平时的话,除了作战命令和姐姐,没有什么东西能叫醒这个金发的女孩,她可以一直在床上睡到中午。
“必须的啊,今天要去提督办公室值班嘛。”
“嗯……咳咳,咳。”
列克星敦感觉头晕晕的,喉咙也一阵一阵的发痒。
“姐姐你是不是感冒了?”
“嗯……好像是呢。”
“真是的……肯定是昨晚上那样子导致的吧。”
萨拉托加将手背贴在姐姐的额头上,从上面传来的温度让她确信列克星敦正在发烧。
“你躺床上等着,我给你找药去。”
萨拉托加在房间里来来去去忙活了一会儿以后,把感冒药和一杯温水递给了列克星敦。紧接着,她又去用冷水打湿了一条毛巾,将水扭干以后把它一手递给姐姐,另一手接过水杯。
“呼……这样就差不多了,姐姐你要小心保暖啊。”
萨拉托加将水杯随手放在了桌子上。
“嗯,你快出门吧。一会儿该迟到了。”
萨拉托加抬头一看时间,整个人都呆了。
“那那那我走了!!!”
萨拉托加赶紧跑出了宿舍。
十分钟后,萨拉托加来到了提督办公室的门前。她吞了一口口水,伸出手扭动了做工考究的握把。萨拉托加将门推开了一小道缝,从里面探出了一个头,小心翼翼地窥视着里面。
“哟,你来啦。我还以为你还在睡呢。”
发现里面只有海伦娜一个人在整理文件,她松了口气,走进来说道:
“原来是你啊……提督呢?”
“他正在建造船坞那边挥霍资源呢。”
“这样啊……”萨拉托加叹了口气,“那个……今天我想早点下班可以吗?”
“还没上班就给我谈下班……”海伦娜一脸“是在下输了”的表情,“有什么要紧事吗?”
“我姐姐今天感冒了……我想早点回去照顾她。”
海伦娜的直觉告诉她这很有可能是一个谎言,于是她说道:
“这个嘛……没关系的,你姐姐有我来照顾。你就安心工作好了。”
“真的……可以吗?不会太麻烦你吧……”
萨拉托加的反应跟海伦娜想象中的完全相反,意识到已经自找麻烦的她只好点了点头,说道:
“不会的。”
“谢谢啦。”
“不用谢,那我就告辞了。”
海伦娜穿戴好披风,离开办公室来到了列克星敦和萨拉托加的宿舍。她伸出修长的手,敲了敲门。
“列克星敦,你在吗?”
“……在,稍等一下!”
里面传来啪嗒啪嗒的拖鞋的声音,不一会儿,穿着睡衣的列克星敦就出现在了门前。
“请问……有什么事吗?”
“你妹妹说你得了感冒,所以我来特地看望一下。”
海伦娜这才真真正正地相信萨拉托加所说的话是真的,她走进列克星敦的宿舍,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了下来。
“哪里哪里,小事……咳咳……而已,不用这么担心啦。”
列克星敦也爬回了床上,穿起昨天萨拉托加给她的外套,将放在一旁的书拿过来放在了自己膝盖上。
“药吃了吗?”
“嗯,早上刚起来的时候吃过了。”
列克星敦说着,喝了一口保温杯里的热茶,将视线转回了自己的书上。
房间里陷入了沉默。
书页翻动的声音、列克星敦偶尔嗫饮茶水或者是轻轻咳嗽的声音,甚至自己的呼吸声,在海伦娜听来都是那么的响亮。
尴尬地坐了好一会儿以后,海伦娜率先开口了:
“列克星敦……你早餐吃没有?”
“嗯?那个……确实没有吃呢。”
“那我去给你带一份回来吧。”
“那就有劳你了。”
列克星敦笑了笑。
海伦娜用手背抹了抹脸上渗出来的汗,努力克制着心里想要快速逃离这里的冲动打开门走了出去。

***
“怎么办啊……”
萨拉托加已经数不清自己在这间并不算大的办公室里来来回回地走了多少次了,她正在为没叫海伦娜给自己的姐姐带晚餐而后悔不已。就在这时,办公室的红木双开门被什么人打开了。
“提督,远征队已经成功返回港口……咦?”
加贺轻轻地表示了一下她的惊讶,继续用平时的语气说道:
“前辈,请问提督他现在身处何处?”
“嗯?啊,是你啊……远征辛苦了。”
萨拉托加这才注意到站在那儿的加贺。
加贺的眉头皱了皱,随后放弃般地说道: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行告辞了。”
“好的……诶诶诶诶诶等等,等等!!”
萨拉托加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的叫住了意欲离开的加贺。
“还有什么事吗?”
“我姐姐今早生病了!那个……现在可能还没吃早饭。能不能拜托你和赤城帮她带一碗粥过去呢?”
“……了解。”
加贺冷淡地答道,紧接着离开了办公室。
“唉……”
了却心头一事后,萨拉托加整个人瘫在了办公桌后面那大大的沙发椅上。
她是多么想亲自给姐姐一口一口地喂粥吃啊。
“咕……”
萨拉托加的肚子也开始叫了起来。

评论
热度(6)

© 元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