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胥

原地踏步中

Sisters(六)

06
“那……我开门啦。”
萨拉托加瞄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加贺。
“嗯,你开吧。”
得到加贺的准许之后,萨拉托加一边将门推开,一边说道:
“姐姐!我回来——……了。”
房间内,赤城和列克星敦正惬意地黏在一起,享受着二人时光。
“!”
看见门口站着的人,赤城赶忙站了起来,一脸窘迫地看着这个不速之客。
“加加……那个,身上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列克星敦的脸上泛起了潮红。
“没事啦,”萨拉托加笑着说道,“那我先去军需处拿我们两个的补给啦。”
“啊……”列克星敦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好,好的。”
“你们两个要好好相处哦?”
萨拉托加露出甜美的笑容,“砰”地把门关了上去。
“这样……就可以了吧。”
她回复成冷冰冰的表情,对站在一旁的加贺说道。
“嗯,”,加贺点了点头,“不去打扰她们二位是我们所能做到的最好的事。”
另一边,房间里头,赤城发现列克星敦的样子有点不太对,于是开口问道:
“怎么了,突然就一副失了魂的样子?”
“不……我只是觉得今天加加的样子有点怪。”
“是吗……”赤城嘀咕道,“具体来说是哪里和平时不一样呢?”
“换作平日里的她的话……在刚才看到我们的那一瞬就该开始暴跳如雷了……”
列克星敦说道。
“诶,她为什么会生气?”
赤城不解地问道。
“那孩子平时是很黏我的,根本见不得我和别人有半点亲近。”
看到面露愁容的列克星敦,赤城的头也开始疼了起来。思考了一会儿后,她开口说道:
“我觉得这很正常啊……”
“?”
“萨拉托加前辈是你的妹妹吧,”赤城开始解说起来,“每个家里的晚辈,都总有一天会主动离开长辈,变得独立起来的。我想萨拉托加前辈一定也开始变得独立起来了吧。”
“是这样吗……”
列克星敦依旧满腹狐疑。
“不用这么担心啦,”赤城微微一笑,“肯定是经过昨天的事情以后,她自己也成长起来了。”
“但愿如此……”
列克星敦说着,握住了赤城的手。
“那个……请赤城和加贺赶紧带上舰装来作战指挥室一下。重复一遍……”
就在这时,海伦娜的声音从喇叭中传了出来,给两人时间画上了句号。
“好像又要出击了呢。”
赤城苦笑着说道。
“嗯,小心行事。”
列克星敦站起来将赤城送出门外,全副武装的加贺已经站在那里等候了。
“那我走啦。”
“一路顺风。”
列克星敦挥手送别她们以后,抬头看了看钟,上面显示出现在的时间是10:20。她决定先在房间里读一会儿书,等萨拉托加回来以后再和她一起去吃饭。
时间很快到了正午时分,然而萨拉托加还是没有回来。
“是不是军需处人太多了……?”
列克星敦如此想着,将书合上,开始朝饭堂走去。在饭堂吃完午饭以后,她拿着给妹妹带的外卖来到了军需处。
出乎意料的是,军需处里只有一个趴在桌子上奄奄一息的人。列克星敦试探性地问道:
“那个……”
趴在桌子上的人像是问到了她手中食物的香味,一下子跳起来冲到了列克星敦的面前。
“这个,是专门给我带的吗!?列克星敦你真好!”
苏赫巴托像条小狗一样,闪闪发亮的眼睛死死看着列克星敦提着的饭盒。
“这个……不是。”
列克星敦的脸都黑了下来。
“切,真没劲……”
苏赫巴托再次变得面如死灰,摇摇晃晃地向着刚才趴着的桌子走去。
“不过你肯回答我的问题的话,把这份饭给你也不是不可以。”
“啊?……是什么问题?我一天到晚都待在这个小仓库里,知道的东西很少哦?”
“我妹妹她上午来过这里吗?”
列克星敦问道。
“啊,来过来过。还连你的补给一起领了呢。”
虽然苏赫巴托的语气还是死气沉沉的,但是她已经又调转方向朝列克星敦这边走来了。
“这样……那拿去吧,别把自己饿坏了。”
列克星敦把饭盒递给饥肠辘辘的苏赫巴托以后,离开了军需处。
“难道已经回宿舍了?”
列克星敦自言自语道。她回到宿舍,却发现里面依然一个人都没有,地上也没有放着装有补给的纸箱。
“唉……这孩子,到底跑哪儿去了……”

***
列克星敦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
22:20
明明已经过了门禁的时间了,可是萨拉托加还是没有回来,广播里也没有让她去门卫室领人的通知。列克星敦将手中的书放下,给自己套上一件外套后出门来到了走廊上。
秋天已经过去一大半了,从走廊里穿过的风正贪婪地吸取着列克星敦身上的热量。她裹紧了外套,一步一步地朝楼梯间的方向走去。
尚未到熄灯时间的宿舍里都是灯火通明,列克星敦每路过一个门口都能从里面听到人的交谈声亦或是说笑打闹的声音。这些声音让列克星敦的心里甚是难受,于是她朝空阔的另一边望了过去。
远处的海岸上矗立着一座孤零零的灯塔,它那明亮得过分的光芒正警惕地盯着脚下漆黑一片的海面。
列克星敦莫名觉得更冷了,她决定不再瞎看别的东西,一心盯着眼前的路。
“啊……”
这时,抱着两个瓦楞纸箱的萨拉托加正好从楼梯间的拐角里走了出来。两姐妹面面相觑了好几秒以后,妹妹放下手中的箱子急冲冲地来到了姐姐的身边。
“这么晚了还穿成这样,你不冷吗!”
萨拉托加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姐姐披上,然后握了一下她已经有些发凉的手。
“不……我……”
列克星敦的话被萨拉托加打断了:
“好了披着,我们赶紧回宿舍!”
萨拉托加回去重新抱起纸箱,跟着姐姐走进了宿舍。
“姐姐你真是的,”萨拉托加一边把纸箱放下一边说道,“为什么会那样子出去乱走啦!”
列克星敦不好意思说那是因为在担心她,只好支支吾吾地说道:
“没有啊,我只是……”
“哎呀都这个时间了,姐姐你先睡吧。我还要去洗个澡呢。”
萨拉托加貌似才意识到自己回来的有多晚。
“嗯,记得不要弄得太晚了。”
“知道啦。”
萨拉托加从衣柜里翻出换洗的衣服以后,把房间里的灯关掉,借着外面路灯的灯光走进了洗手间。
在莲蓬头“唰唰唰”的喷水声之中,列克星敦抱着妹妹的外套,沉沉地睡去。

评论(4)
热度(5)

© 元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