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胥

原地踏步中

Sisters(四)

“怎么样,问到了吗?”

看到姐姐从前台走来,坐在窗台上的萨拉托加赶忙跳下来走到她面前问道。

列克星敦回答说:“嗯,她们好像是在澡堂的样子。”

“那……”萨拉托加的眼珠子转了转,“我们顺便也去泡一下吧?”

“好呀。”

姐妹俩回到病房,列克星敦从带来的包里取出了换洗的内衣裤拿给妹妹,随后两人便抱着自己的衣服来到了大澡堂。

脱掉衣服裹上浴巾后,她们首先推开了淋浴间的玻璃门。在那儿萨拉托加久违地帮姐姐搓了搓背,也久违地享受了被姐姐搓背的待遇。随后她们二人来到一扇木制的拉门前,拉开它走进了雾气萦绕的浴池。

“哟,欢迎呀,”坐在浴池里的纳尔逊朝姐妹俩招了招手,“我刚才还和罗德尼打赌是不是你们呢。”

“晚…晚上好。”

打赌输掉的罗德尼一脸无奈地对她们笑了笑。

“但是现在这里四个池有三个都已经有人了,你们打算怎么办?”

听到纳尔逊的问题,列克星敦说着“这还不简单”,来到唯一空着的小浴池边,把身后的萨拉托加推进去以后,自己也走了进去。由于身体没有纳尔逊她们那么高大,两姐妹刚好挤进了这个并不怎么大的浴池里。

“嘀!”

二人进入浴池后,一旁墙上的计时器显示出了01:00:00的倒计时。

另一边,看着纳尔逊一脸“你们赢了”的表情,妹妹罗德尼忍不住笑了出来。

“笑什么!不准笑!”

说完,纳尔逊“哼”了一声,把头扭了过去。

而此时的萨拉托加对于那边发生的事情一点都没有兴趣,她的注意力早已全部集中在了近在咫尺的姐姐身上。列克星敦则是在和隔壁浴池的人说着话,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后妹妹渐渐变得奇怪的眼神。

萨拉托加一点一点地靠近列克星敦的背后,然后伸出手一把抱住了她。

“……加加!……”

无视掉姐姐的声音,萨拉托加凑到列克星敦的耳边轻轻咬住了她的耳垂。

“你们姐妹俩……”熟悉的声音让萨拉托加清醒了过来,“感情真是好呢。”

说话者不是别人,正是她们的救命恩人赤城。

“呜哇啊啊啊啊啊…………”

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被赤城看了个一清二楚,萨拉托加立马躲到了列克星敦的背后。

列克星敦不好意思地说:“抱歉,让你见笑了……”

“哪里哪里,我也想和加贺变得这么要好呢。”

赤城笑着说道。

“说起来,”列克星敦赶紧转移话题,“加贺小姐呢?她没和你在一起吗?”

“加贺呀,我让她先回去休息了。前辈呢?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嗯,现在感觉好多了。”

列克星敦说完以后,用手肘戳了戳身后的妹妹。萨拉托加只好露出脸,吞吞吐吐地说道:

“晚……晚上好。”

“晚上好,萨拉托加前辈,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吗?”

看到赤城手臂上大块大块的淤青,萨拉托加心里的内疚又像潮水一样涌了上来。

“嗯……恢复得差不多了,”萨拉托加没敢看向赤城,“还有,以后叫我‘萨拉’就好了……加个前辈,总感觉怪怪的。”

听到这番话,赤城不禁“噗嗤”地笑了出来。

“有……有什么好笑的啊!”

赤城收住笑,说道:“没什么,感觉前辈是一个很亲切的人呢,完全不会摆架子。”

“叮!”

突然,赤城背后的计时器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

“啊,好像时间到了呢。”

赤城说着,慢慢站了起来。

“那我送你回去吧。”

列克星敦也“唰”地站了起来。

“不用麻烦了,我一个人就能回去。”

“没关系的,就让我这个前辈送你回去吧。”

列克星敦争辩道。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赤城开心地笑了起来。

“加加,姐姐先送她回去。等会儿你自己回来好吗?”

列克星敦回过头对妹妹说道。

“嗯……你们先回去吧。”

“前辈,恕我先失陪了。”

赤城说道。

“嗯,拜拜,路上小心。”

萨拉托加跟她们告别之后,猛然想起来自己还有话没说。她站起来,对着两人喊到:

“等,等一下!”

听到萨拉托加的声音,二人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看着她。

“那个,赤城……谢谢你!”

萨拉托加用尽全身力气说出这句话以后,迅速地缩回了浴池里。

列克星敦和赤城相视而笑,而后一起离开了浴室。

接下来的四十分钟对于萨拉托加来说可谓是最难熬的一段时光。热腾腾的蒸汽冲得她头昏脑胀,连一旁的纳尔逊姐妹离开时打的招呼也没有听到。她换了一个又一个舒服和不舒服的姿势,直到她玩起了将鼻子埋进水里吹泡泡的游戏七八分钟以后,象征性结束的“叮”才响了起来。

被水泡得软绵绵的萨拉托加并不知道此时自己的姐姐和赤城之间的关系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爬出浴池,来到更衣间,发现列克星敦已经将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拿走了。她有气无力地穿上干净的衣服,摇摇晃晃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咔!”

萨拉托加按下房间里日光灯的开关,发现列克星敦已经先行在床上睡下了。她走到姐姐的床边,蹲了下去开始仔细端详起她的睡脸来。

列克星敦脸上的黑眼圈大部分都已经不见了,脸颊也红润了一些。

“晚安。”

萨拉托加轻轻地吻了一下列克星敦,然后爬上自己的床,安静地睡下了。


评论(5)
热度(8)

© 元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