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胥

原地踏步中

Truk Island:After Story

“叽!”

正在泡澡的长门扭头一看,发现是昨天那只松鼠不知道为什么又跑了过来。

“还想让我出丑吗……”

长门如此想到,将头扭向一边。

“叽!”

长门没能抵住诱惑,又把头扭了过来。看着松鼠那充满期待的眼神,长门终究还是伸出双手,轻轻地把它抱在手中。

“真是可爱得犯规呀~~。”

长门对着松鼠的鼻子轻轻地亲了一下。

“啊啦,这么巧长门你也在泡澡啊。”

大和“咣”地将门拉开,这一下子吓得长门直接把松鼠扔进了水里。

“呜哇啊啊啊!!怎么突然……进来之前要先敲门不知道么!”

“呼啦啦啦啦!”

松鼠爬上岸,狠狠地抖了长门一脸水后迅速地爬到了大和的肩膀上。

“…………”

长门的脸迅速黑了下来。

“呀,又在陪小伊玩么?”

大和脱掉浴袍,走进浴池在长门身边坐下。

“为什么……”

长门低吼道。

“嗯?”

“为什么你总是在最坏的时候出现啊!当初出海的时候也是,还有昨天晚上和现在这样也是!就不能让我和提督省点心么!真是的……不要继续让我困扰了啊!”

“原来是这样啊……”

大和“唰”地站起身来,走出了浴池。

“原来我在你眼中永远只是个麻烦么……那抱歉,给你造成困扰了。”

门再次被“咣”地拉上,长门“咚咚咚”的脚步声一点一点的远去。


* * *


“事已至此,我也想不出别的方法了。”

长门站在大和的房间外,脑内不禁回想起刚才陆奥对她说的话来。

“真是的……一到关键时候就掉链子。”

长门伸出手,敲了三下门。

“我进来了。”

没等里面的人做出回应,长门就把门推开走了进去。

“什么啊……都现在了……”

长门的声音尖尖的,很明显刚才哭过。

“今下午的事情我很抱歉,是我失态了。本来不应该对你说出那些话来的。”

长门没敢看向站在窗前的大和,将视线偏向了一边。

“你以为……说这些话就有用了么。”

大和背对着她,头也不回地说道。

“不,我只是……”

“你总是只考虑事情的正确性,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吗?!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

大和转过身来,对着长门吼道:

“为什么要看着别的地方!看着我啊!”

长门将视线转向俨然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的大和,依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亏我还因为你要过来特鲁克岛高兴了那么久……我对你而言就真的那么不重要吗!”

“大和……”

“我……喜欢你啊……”

呜咽着说出这句话以后,大和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呜哇哇哇”地哭了起来。

“打扰了。”

随后大和听到了门关上的声音。


* * *


“大和姐……没事吧?”

吹雪凑到大和旁边,关心地问道。

“嗯,我没事。”

“真的吗?昨晚听到你的房间那边传来了很大的动静呢。”

大和没有说话。

“吹雪。”

长门的声音从她们二人的身后传来。

“是!?”

吹雪转过身去,发现神出鬼没的长门和陆奥又在不知不觉中站在了那里。

“跟我们走一趟作战室,有些东西要跟你说。”

长门说完,扭头就开始往回走。

“是……那大和姐,我先失陪啦。”

“嗯,你去吧。”

“陆奥,你还在等什么,快点跟上。”

长门说道。

“收到。”

陆奥担心地看了一眼始终没有回头的大和,随后也转过身,和吹雪一起朝着树林里走去。

“吹雪,我有一个作战想法,你要听听吗?”

陆奥压低声音对吹雪说道。


* * *


“大和姐,等下要一起去泡澡吗?”

吹雪一边喊着,一边朝大和跑过来。

“好呀。”

“那我回去拿一下衣服,大和姐你就先去那边等我吧。”

说完这句话,吹雪又急匆匆地跑走了。

十几分钟后,大和再次穿着浴袍打开了浴池的门。

“雾气好重……”

大和如此想着,整个人钻进了水里。

“吹雪……好慢啊……”

正在大和抱怨的时候,浴池里突然有人“哗”地从水底钻了出来。

“呜哇啊啊!——”

还没等到大和尖叫完,她的嘴便给什么东西给堵上了。

“这样……就可以了吧。”

从水底钻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长门。

“长门……”

大和握住长门的手,使劲把她拉了过来倒在自己的怀中。

“等等……你想干什么啊!”

“不可以,我还想要更多。”


评论(1)
热度(8)

© 元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