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胥

原地踏步中

头发与婚纱

“小缘!IA酱!”

听到新娘子的叫声,正在宴会中胡吃海喝的二人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共同看向踩着高跟鞋“咔哒咔哒”地朝这边跑来的MAYU。

“啊,MAYU酱!”

结月缘将手中的酒杯放在一边,张开双臂接住了扑过来的MAYU。

“我还以为你们俩不会来呢!”

“这么重要的婚礼,我们怎么可能不来呢。”

IA笑着说道,目光里满是羡慕。

“对了对了,看我的婚纱,漂亮吗?”

MAYU松开抱住结月缘的手,提起了自己纯白的婚纱裙。

“不愧是专业的,这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婚纱哟!”

结月缘称赞道。

“嘛那是当然的啦!”

MAYU淘气地吐了吐舌头。

“这么漂亮的衣服,我也好想穿一次呢……”

听到IA的这句话,结月缘感觉自己的的心臟剧烈地抽动了一下。看着IA写满了憧憬的脸颊,一丝虚无缥缈的苦味在结月缘的唇齿间逸散开来。

* * *

“还好偷偷喝了点咖啡,要不然我肯定睡着了……”

看着一旁安稳地睡着的IA,结月缘如此想到。她轻手轻脚地爬下床,抓过自己的手机走出房间来到了阳台。

结月缘翻出MAYU的号码,深吸一口气后拨了过去。

嘟——

嘟——

嘟——

“喂?小缘,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啊,MAYU酱……没打扰到你吧?”

“没有没有,我家那位在浴室里呢。”

“其实呢……事情是这样的……”

结月缘一五一十地跟电话那头的专业婚纱摄影师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这样啊……那这样吧,我给你开个最最便宜的同学价,嗯…………总计九万一千四十五円!”

“真的么?谢……谢谢!”

“谢什么嘛,IA酱能碰上小缘你这么好的人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啊……羡慕死了羡慕死了!如果小缘你是个男的话我一定跟你结婚!”

“说什么呢新娘子,我们才羡慕你啊。”

结月缘说着,脸上浮现出一道苦笑。

“好了,我家那位已经出来了,我先挂啦。”

“嗯,拜拜。”

结月缘挂掉电话,正当她转身准备回房间睡觉时,IA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身后。

“小缘……”

IA刚说完这个词,眼泪就“唰”地从眼眶里蹦了出来。

“……IA,我……”

结月缘喉咙一阵哽咽,想说的话又全部吞了回去。

“为什么……要,这样……我,我明明只是说说而已……说说而已啊!!…………”

IA把头埋进结月缘的胸前,哭着说道。

“只要是你的愿望的话……就算只有一点点可能,我都会拼尽全力去替你实现的。所以……就让我任性这一回,好吗?”

结月缘说着,紧紧地抱住了泣不成声的IA。

* * *

“这样做她会不会生气啊……”

IA站在自己和结月缘所住的公寓的门外,手心满是汗的右手正紧紧捏着装有自己积蓄的信封。

“呼……赌一把吧,IA你能行的。”

IA一边鼓励着自己,一边推开公寓的防盗门,说道:

“我回来了。”

奇怪的是,屋里并没有传来那句熟悉的“欢迎回来”。

“出门了吗?”

IA这样想着,松开了不知为何感觉有些烫手的信封,脱掉鞋子朝着客厅走去。

客厅里,结月缘正蜷在沙发上,撅着嘴看着自己手机的屏幕。

“完全不够啊……”

“小……缘?”

“呜哇啊啊!……什,原来是你啊,回来了也打个招呼啊。”

结月缘一惊,4.7英寸的手机直接砸在了脸上。

“我打了啊……可是你完全没听到。”

“诶诶?有么?我?…………唉,好吧。”

结月缘“啊啊啊啊”地倒在了沙发上,拿过遥控器打开了对面的彩电。

“小缘!我……”

“嗯?”

IA再次握紧了烫手的信封,将它从自己的包里抽了出来,递到了结月缘面前。

“这是我能拿得出的全部的钱了……毕竟是我提出这种要求的,所以我也想出一份力!”

“IA酱……”

结月缘吞了一口唾沫,双手拿过IA的信封把它打开。

三万五千円。

结月缘在心底算了算,然后笑着对IA说道:

“有了这些就够了呢,谢谢。”

“真的?太好了……”

IA前一秒还苦着的脸一下子恢复了以往的光彩。

“我这就去打电话,跟她预约一个时间。”

“嗯!那我去准备晚餐!”

结月缘从沙发上站起来,再次来到阳台,拨通了MAYU的电话。

“喂?小缘吗?想什么时候拍呢?”

“不……其实这边,我们俩加起来也只凑了八万多円,我打算等到下个月工资发了再去可以吗?”

“小缘,下周我就要开始出去度蜜月了。可能……直到今年年底你都不会见到我了哟。”

“啊………”

“要不你先欠着那一点,等我回来了再付?”

“不不不,不用了!钱我会想办法的!等这边搞定了我再打电话给你!”

结月缘赶紧挂断了电话。

“还有4000要怎么办啊……”

结月缘抱怨道,狠狠地搔了搔自己的头发。

“诶?”

结月缘想到了一个点子,她马上打开自己手机的通讯录,搜索着那个她并不是那么愿意看见的名字。

“有了。”

她点下拨号键,响了十三声铃以后对方终于接通了通话:

“喂……你哪位……”

慵懒的女声传入耳中。

“我是结月缘,你那儿还买头发么?”

* * *

“嘶嘶嘶……好冷啊……”

卖掉两条辫子的结月缘觉得脖子有点冷,于是她将自己外套的帽子翻过来戴在了头上。

她拿出手机,给MAYU发了一条短信:

“钱已经准备好了,我们明天过去可以吗?”

没过一会儿回信就来了:

“OK~静候二位光临哟(*°∀°)=3”

结月缘笑了笑,把手机揣回兜里,走进了公寓楼的大门。

“我回来了。”

“欢迎回……缘,缘你头发怎么了!?”

看到这个样子的结月缘,IA赶忙冲了过来。

“没有什么啦……我只是把我的头发卖了一点而已……”

结月缘拼命躲开IA的视线,用轻松的口吻说道。

“你……你这个笨蛋!头发怎么能卖掉呢!要卖也卖我的啊!!”

眼看着IA马上又要哭得稀里哗啦的,结月缘赶紧将自己事先编好的理由说了出来:

“嘛……你看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所以我也应该出份力是不是?而且……头发什么的,还能再长出来的嘛。既然剪都剪了,就权当是改变一下形象嘛,其实我感觉还蛮不错的啦……”

“笨蛋……不是说钱已经够了的么……”

“那个嘛……啊哈哈……”

“骗子,骗子骗子骗子。”

IA用力地锤了结月缘几下,然后抱住了她。

“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啊……”

“我不是说过了吗,只要是你的愿望的话,只要有一点点实现的愿望,我都会拼了命替你去实现的。”

IA没有说话,结月缘继续说道:

“我已经和MAYU约好了,明天早上我们就一起过去吧。”

* * *

看着镜中抽着鼻子的IA,MAYU有点束手无策。

衣服总算是替她穿好了,但是如果她继续这样哭下去那么根本化不了妆。

决定试着劝一劝的MAYU从化妆台上抓过一把纸巾递给IA,接着说道:

“难得小缘牺牲了这么多,你就暂时忍忍想哭的心情吧,等到拍完以后你可以随便哭哟。”

“嗯……”

IA接过纸巾抹掉脸上的眼泪,把鼻子里的鼻涕也弄了出来。

“而且啊,不是我说你,这明明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啊,为什么你会哭呢?”

“因为……太开心了……所以……”

“这样吗,我倒是完全没这么想过呢。我的想法是,开心的时候尽管笑就是了。哭的话留到你伤心的时候就行了。”

“说的也是……呢。”

看到IA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MAYU拿过了化妆用具,开始在她的脸上涂抹起来。

“大功告成!”

十几分钟后,MAYU终于完成了最后一道准备工序,她抓过一把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

“怎么样?很漂亮对吧?”

“嗯……”

IA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有点难以置信。

“好,那我就带你去找新郎官啦。”

MAYU拉着IA,把她拖出了化妆室,来到了等待多时的结月缘面前。

“锵锵!久等了呀新郎官!”

“少贫了你。”

结月缘看向一脸惊慌的IA,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她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她。

“来来来,看这边啦!”

MAYU说着,就按下了手中的快门。

“等……我们还没准备好呢!”

“抱歉抱歉,那请快点摆好姿势吧!”

结月缘看着IA,说道:

“站到这边来吧。”

“嗯……呜诶诶诶?!??”

IA感觉自己脚底一空,回过神时自己整个人已经被结月缘抱了起来。

“3,2,1,CHEESE!”


评论
热度(10)

© 元胥 | Powered by LOFTER